欢迎来到内部人员揭秘ag放水时间-官网在线!
内部人员揭秘ag放水时间-官网在线
内部人员揭秘ag放水时间
内部人员揭秘ag放水时间-官网在线
内部人员揭秘ag放水时间友成穿孔铝板吊顶--技术
发布时间: 2020-12-20 15:34

  01工程名称 柳州市战役训练中心会议室改造工程 交底日期 施工单位 友成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分项工程名称 铝合金板吊顶 交底提要 相关材料,机具准备,质量要求及施工工艺 交底内容:本交底用于办公室、卫生间等房间。 1.0 施工准备 1.1 材料及要求: 1.1.1 铝合金板:铝合金方板规格600*600,厚度0.8mm,孔径¢3,穿孔率15%, 铝合金条板136 宽搭接型铝合金条板面层穿孔,板尺寸一致,颜色均匀,无裂纹、 折断、缺棱掉角。品在运输过程中要轻拿轻放,严禁雨淋受潮,存放环境干燥、通 风、避雨、下垫木板,与墙壁要有一距离。 1.1.2 铝合金方板吊顶龙骨:装配式T 型铝合金天棚龙骨(不上人型) 1.1.3 零配件:吊杆、角码、丝杆和螺母、射钉、自攻螺钉,内部人员揭秘ag放水时间!(膨胀螺栓)。 1.2 主要机具: 1.2.1 电动工具:电锯、无齿锯、手电锯、手电钻、冲击电锤、电动螺丝刀、电 焊机。 1.2.2 手动工具:射钉枪、拉铆枪、气动直钉枪、气动码钉枪、手锯、手刨子、 钳子、扳子、水准仪、靠尺、钢卷尺等。 1.3 作业条件 1.3.1 施工前应熟悉现场、图纸和设计说明。 1.3.2.设计要求对房间的净高、洞口标高和吊顶内的管道、设备及其支架的标高 进行交接检查。 1.3.3 材料进场验收记录、检验报告、出场合格证应齐全。 1.3.4 吊顶内的管道、设备安装完成;罩面板安装前,上述设备应检验、试压 验收合格。 1.3.5 先进行样板工程,在样板验收合格后,再进行大面积吊顶。 2.0、施工方法 2.1、铝合金穿孔方板吸声吊顶 01工程名称 柳州市战役训练中心会议室改造工程 交底日期 施工单位 友成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分项工程名称 铝合金板吊顶 交底提要 相关材料,机具准备,质量要求及施工工艺 1、0.8mm 600600mm铝合金穿孔方板,内面粘贴一层无纺布,用自攻螺 丝与铝合金龙骨固定,孔径为¢3,穿孔率为15%; 2、50mm厚超细玻璃丝绵吸声层,玻璃的布袋装填于龙骨间; 型轻钢龙骨横撑TB2326,中距600mm; 型轻钢次龙骨TB2332,中距600mm; 钢筋吊杆,双向中距1200mm,吊杆上部与板底预留吊环固定;主要施工工艺: 弹标高水平线、划龙骨分档线固定吊挂杆件安装边龙骨安装大龙骨安 装次龙骨安装横撑龙骨罩面板安装 弹吊顶水平线,划龙骨分档线、固定吊挂杆件、安装主龙骨、次龙骨、横撑龙 骨安装,参照上面棚2 做法; 罩面板安装:在安装罩面板的时候,在铝板内粘贴一层无纺布,将50 细玻璃丝绵吸声材料放在龙骨内,将龙骨与龙骨之间的间距作为一个单元,满铺放。罩面板与龙骨用自攻丝固定。 3.0 质量标准 3.1 主控项目 3.1.1 吊顶的标高、尺寸、起拱和造型应符合设计要求。 3.1.2 饰面材料的材质、品种、规格应符合设计要求。 3.1.3 吊杆、龙骨和饰面材料的安装必须牢固。 3.1.4 吊杆、龙骨的材质、规格、安装间距及连接方式应符合设计及产品使用 要求。金属吊杆应进行表面防锈处理。 3.2 一般项目 3.2.1 饰面材料表面应洁净、色泽一致,不得有翘曲、裂缝及缺损。 3.2.2 饰面板上的灯具、烟感、喷淋头、风口、广播等设备的位置应合理、美观, 01工程名称 柳州市战役训练中心会议室改造工程 交底日期 施工单位 友成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分项工程名称 铝合金板吊顶 交底提要 相关材料,机具准备,质量要求及施工工艺 与饰面板的接缝应吻合、严密。 3.2.3 吊杆、龙骨的接缝应均匀一致,角缝应吻合,表面应平整无翘曲、锤印。 3.2.4 明龙骨吊顶工程安装的允许偏差和检验方法应符合(表--1) 4.0 成品保护 4.1 轻钢骨架及罩面板安装时应注意保护顶棚内各种管线。轻钢骨架的吊杆、龙 骨不得固定在通风管道及其他设备管道上。 表--1 项目检验方法 龙骨龙骨间距 龙骨四周水平0.5 尺量或水准仪检查 罩面板表面平整 接缝高低0.5 用直尺或塞尺检查 顶棚四周水平0.5 拉线 轻钢骨架、饰面板及其他吊顶材料在入场存放、使用过程中应严格管理, 保证不变形、不受潮、不生锈。 4.3 施工顶棚部位时,对已安装的门窗、已施工完毕的地面、墙面、窗台等应 注意保护。 4.4 已装轻钢骨架不得上人踩踏。其他工种吊挂件,不得吊于轻钢骨架上。 01工程名称 柳州市战役训练中心会议室改造工程 交底日期 施工单位 友成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分项工程名称 铝合金板吊顶 交底提要 相关材料,机具准备,质量要求及施工工艺 4.5 为了保护成品,饰面板安装必须子棚内管道试水、保温、设备安装调试等 一切工序全部验收后进行。 5.0 应注意的问题 5.1 吊顶龙骨必须牢固、平整;利用吊杆调整拱度。安装龙骨时应严格按放线 的水平标准线组装周边骨架。受力节点应严密、牢固,保证龙骨的整体刚度。龙骨 的尺寸应符合设计要求,纵横拱度均匀,互相适应。吊顶龙骨严禁有硬弯,如有须 调直再进行安装。 5.2 吊顶面层必须平整;施工前应弹线,中间按平线起拱。长龙骨的接长应采 用对接;相邻龙骨接头要错开,避免主龙骨向边倾斜。龙骨安装完毕,应检查合格 后再安装饰面板。吊件必须安装牢固,严禁松动变形。龙骨分格的几何尺寸必须符 合要求和饰面板块的模数。饰面板的品种、规格符合设计要求,外观质量必须符合 材料技术标准的规格。 5.3 用电钻打吊杆孔的时候,要避开楼板内的水电预埋管道,楼板上的红色标 记线 进入施工现场人员必须正确戴好安全帽,系好下颚带,锁好带扣; 6.2 作业时必须正确使用个人防护用品,着装要整齐,严禁赤脚和穿拖鞋、高 跟鞋进入施工现场; 6.3 新进场的作业人员,必须首先参加入场安全教育培训,经考试合格后方可 上岗,未经教育培训或考试不合格者,不得上岗作业; 6.4 施工现场禁止吸烟,配备灭火器材防止火灾发生,禁止追逐打闹,禁止酒 后作业。 审核人 交底人 接受交底人 本表由施工单位填写,交底单位与接受交底单位各存一份。当做分项工程施工技术交底时,应填写“分项工程名称”栏,其它技术交底可不填写。 下面红色字体是赠送的精美网络散文欣赏,不需要的朋友可以下载后编辑删除!! 谢谢!!! 一条猎狗将兔子赶出了窝,一直追赶他,追了很久仍没有捉到。牧羊看到此种情景,讥笑猎狗说„你们两个之间小的反而跑得快得多。„猎狗回答说:„你不知道我们两个的跑是完全不同的!我仅 仅为了一顿饭而跑,他却是为了性命而跑呀! 目标 这话被猎人听到了,猎人想:猎狗说的对啊,那我要想得到更多的猎物,得想个好法子.于是,猎人又买来几条猎狗,凡是能够在打猎中捉到兔子的,就可以得到几根骨头,捉不到的就没有饭吃. 这一招果然有用,猎狗们纷纷去努力追兔子,因为谁都不愿意看着别人有骨头吃,自已没的吃.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问题又出现了.大兔子非常难捉到,小兔子好捉.但捉到大兔子得到的奖赏和捉到小兔子得到的骨头差不多,猎狗们善于观察发现了这个窍门,专门去捉小兔子.慢慢的, 大家都发现了这个窍门.猎人对猎狗说:最近你们捉的兔子越来越小了,为什么?猎狗们说:反正没 有什么大的区别,为什么费那么大的劲去捉那些大的呢? 动力 猎人经过思考后,决定不将分得骨头的数量与是否捉到兔子挂钩,而是采用每过一段时间,就统计一次猎狗捉到兔子的总重量.按照重量来评价猎狗,决定一段时间内的待遇.于是猎狗们捉到兔 子的数量和重量都增加了.猎人很开心.但是过了一段时间,猎人发现,猎狗们捉兔子的数量又少 了,而且越有经验的猎狗,捉兔子的数量下降的就越利害.于是猎人又去问猎狗.猎狗说„我们把最 好的时间都奉献给了您,主人,但是我们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老,当我们捉不到兔子的时候,您还 会给我们骨头吃吗?„ 猎人做了论功行赏的决定.分析与汇总了所有猎狗捉到兔子的数量与重量,规定如果捉到的兔子超过了一定的数量后,即使捉不到兔子,每顿饭也可以得到一定数量的骨头.猎狗们都很高兴, 大家都努力去达到猎人规定的数量.一段时间过后,终于有一些猎狗达到了猎人规定的数量.这时, 其中有一只猎狗说:我们这么努力,只得到几根骨头,而我们捉的猎物远远超过了这几根骨头.我 们为什么不能给自己捉兔子呢?„于是,有些猎狗离开了猎人,自己捉兔子去了骨头与肉兼而有 猎人意识到猎狗正在流失,并且那些流失的猎狗像野狗一般和自己的猎狗抢兔子。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猎人不得已引诱了一条野狗,问他到底野狗比猎狗强在那里。野狗说:“猎狗吃的是骨头, 吐出来的是肉啊!”,接着又道:“也不是所有的野狗都顿顿有肉吃,大部分最后骨头都没的舔! 不然也不至于被你诱惑。”于是猎人进行了改革,使得每条猎狗除基本骨头外,可获得其所猎兔 肉总量的n,而且随着服务时间加长,贡献变大,该比例还可递增,并有权分享猎人总兔肉的m。 就这样,猎狗们与猎人一起努力,将野狗们逼得叫苦连天,纷纷强烈要求重归猎狗队伍。 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冬天到了,兔子越来越少,猎人们的收成也一天不如一天。而那些服务时 间长的老猎狗们老得不能捉到兔子,但仍然在无忧无虑地享受着那些他们自以为是应得的大份食 物。终于有一天猎人再也不能忍受,把他们扫地出门,因为猎人更需要身强力壮的猎狗…… 一提到等字,首先就能想到等车等人,等的过程中就觉得时间和蜗牛一般在向前移动,焦虑,烦 躁,一遍遍张望倒数,脚下的那块地恨不能踩个洞出来。这时候何不稍微平复一下心情,换个角 度看周围的云卷云舒,花开花落。 就如在这个季节,我等待一场秋雨的来临。你可以在深夜偷偷来袭,清晨一睁眼看见湿漉漉 的地面,万紫千红的雨伞,车子疾驰而过溅起的水花,这些给我带来的是何等的意外惊喜。你可 以在某个午后,舞动一片片飘落的黄叶,撩起街边女人的裙装,赶着路人的脚步匆匆忙忙来了。 一抬头,灰色的天空就是成熟稳重的男人的脸庞,不苟言笑,严厉中却有几分温暖。你可以在黄昏我下班的时候飘飘洒洒,没有雨伞也不用沮丧,任你蜻蜓点水式地亲吻我的发丝额头鼻尖嘴唇, 不紧不慢往回走,这样的场景在我的梦里出现过好多次。等待一场秋雨的来临,也好比等待一个 人的出现。不要去责怪怨恨,也不要为难自己。既然决定用等待这种独有的方式碰碰运气,就要 有破釜沉舟的决心。来或者不来,我就一直在那里,惊喜了双眸或者失落了时光,都写在心底。 学会了等待,孤独不再是孤独。以为在无人的街道我会频频回首,或者努力抬头看昏黄的路 灯打着疲倦的盹儿,强硬地收回泪水。恰恰相反,我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无助和恐慌,头发向后甩 一甩,高跟鞋踩的噔噔作响,突然间我还哼起几句歌词。这多情而迷人的夜色是特意为我安排的 吗?我在心里笑了。如果习惯了有人听你唠叨陪你解闷,你笑他乐你哭他愁的日子,一定要把这 个人的全部心意捧在手心,点点滴滴拼凑成诗篇,等你们老了,选择某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拿出 这些诗稿晾晒。即使现在你在天涯他在海角,心心相通的奇妙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享受孤独 带来的沉淀,夜不再黑路不再长思念不再苦涩。 我选择了等待,义无反顾。我享受着孤独,走过春夏秋冬,每个季节陪我一起惊艳。 有一次,在我参加的一个晚会上,主持人问一个小男孩:你长大以后要做什么样的人?孩子看看 我们这些企业家,然后说:做企业家。在场的人忽地笑着鼓起了掌。我也拍了拍手,但听着并不 舒服。我想,这孩子对于企业究竟知道多少呢?他是不是因为当着我们的面才说要当企业家的 呢?他是不是受了大人的影响,以为企业家风光,都是有钱的人,才要当企业家的呢? 这一切当然都是一个谜。但不管怎样,作为一个人的人生志向,我以为当什么并不重要;不 管是谁,最重要的是从小要立志做一个努力的人。 我小的时候也曾有人问过同样的问题,我的回答不外乎当教师、解放军和科学家之类。时光 一晃流走了二十多年,当年的孩子,如今已是四十出头的大人。但仔细想一想,当年我在大人们 跟前表白过的志向,实际一个也没有实现。我身边的其他人差不多也是如此。有的想当教师,后 来却成了个体户;想当解放军的,有人竟做了囚犯。我上大学时有两个同窗好友,他们现在都是 我国电子行业里才华出众的人,一个成长为“康佳”集团的老总,一个领导着TCL 集团。我们三 个不期而然地成为中国彩电骨干企业的经营者,可是当年大学毕业时,无论有多大的想像力,我 们也不敢想十几年后会成现在的样子。一切都是我们在奋斗中见机行事,一步一步努力得来的。 与其说我们是有理想的人,不如说我们是一直在努力的人。 并非我们不重视理想,而是因为树雄心壮志易,为理想努力难,人生自古就如此。有谁会想 到,十多年前的今天,我曾是一个在街头彷徨,为生存犯愁的人?当时的我,一无所有,前途渺 茫,真不知路在何处。然而,我却没有灰心失望,回想起来,支撑着我走过这段坎坷岁月的正是 我的意志品格。当许多人以为我已不行、该不行了的时候,我仍做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努力,我坚 信人生就像马拉多纳踢球,往往是在快要倒下去的时候“进球”获得生机的。事实也正是如此,就 在“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时候,香港一家企业倒闭给了我东山再起的机会,使我能够与掌握世界最 新技术的英国科技人员合作,开发技术先进的彩色电视机,从此一举走出困境。 有人说,“努力”与“拥有”是人生一左一右的两道风景。但我以为,人生最美最不能逊色的风景应该是努力。努力是人生的一种精神状态,是对生命的一种赤子之情。努力是拥有之母,拥有 是努力之子。一心努力可谓条条大路通罗马,只想获取可谓道路逼仄,天地窄小。所以,与其规 定自己一定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物,获得什么东西,不如磨练自己做一个努力的人。志向再高, 没有努力,志向终难坚守;没有远大目标,因为努力,终会找到奋斗的方向。做一个努力的人, 可以说是人生最切实际的目标,是人生最大的境界。 许多人因为给自己定的目标太高太功利,因为难以成功而变得灰头土脸,最终灰心失望。究 其原因,往往就是因为太关注拥有,而忽略做一个努力的人。对于今天的孩子们,如果只关注他 们将来该做个什么样的人物,不把意志品质作为一个做人的目标提出来,最终我们只能培养出狭 隘、自私、脆弱和境界不高的人。遗憾的是,我们在这方面做得并不尽如人意。 我一直在思忖:要不要给父亲打个电话,要不要呢? 父亲一定是不在家的。他这时也许正站在5 楼或者8 楼的脚手架上奋力扔上了又一块砖,擦一擦 汗的工夫,就被人拼命地吆喝。十几年了,人也上了50,不知道他,还受不受得了。 但父亲是心甘情愿又志得意满的,至少他每次与我说话都在努力表达这样的意思。而我,越发地 不安。 我今年22 岁了,父亲52。我4 岁时母亲改嫁他乡,父亲和我磕磕绊绊地活着。多少年了,数也 数不清楚,那些漫长的日子怎么可以用一个数字说过来呢? 父亲的智商比一般人要低一点,生活简单得像几条纵横的网格。很早的时候,别人扔掉一架破木 车,他捡回来,敲敲打打,然后拖着上路了,沿途把别人扔下的酒瓶废铁等破东西捡上车拖回家。 时间久了,乡邻们也把不要了的东西放到他车上。我整天埋在那一堆破烂里翻翻拣拣,穷人的孩 子,六七岁就当了家。 冬天来的时候,我放钱的纸盒子已经有了沉甸甸的满足。这年过年,我们吃了鱼和肉。一个 岁的女孩子,把年夜饭看了又看,从心底里微笑着叮嘱自己记住那一刻庞大的快乐,所以,一直到现在,十多年过去了,也忘不了当时满满的幸福。 父亲种的瓜菜都新鲜水嫩,我们两个人吃得很少,我就把大部分放到父亲的小推车上。乡里乡亲 的嫂子大娘谁要就从上面拿走,回去包顿饺子或者做顿汤面,也不说谢,偶尔记得,差他们的孩 子送一碗给我,我笑笑地接着,也不说谢。 吃百家饭穿百家衣,我沉默着、绚烂着,也成长着。每天最好的时光便是我踩在小凳上弯腰炒菜, 父亲坐在灶前烧火,不时惊慌地去扶一下我脚下的小凳,见很安全了,就呵呵笑起来。现在去想 那段日子,总是首先忆起灶间的那片阳光,10 岁左右的阳光,竟然是天长地久的样子。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多少年我已经不记得了。我用纸盒子里的钱交学费,买作业本,也偶尔买点肉 做给父亲吃,是恬然的安静感觉。这样的日子让人有种惯性的依赖,像一只鸟的飞翔,没有转弯 和阻隔。 突然的一天,父亲拖着坏了很多处的车子从废品站回来,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透着强烈的委屈 和惶惑。钱被镇上的小混混抢了,父亲被打了。我安慰了他半天,最后还是忍不住哭了。这是第一次,然后是,接二连三。父亲越来越惶惑不安,吃饭越来越少,睡觉也很不安稳,经常半夜起 来对着窗户呆呆地坐几个时辰。话也不说了,更不笑,脸上眼睁睁地消瘦下来,眼神是不安的游 移。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知道他往日细缓如流水的生活突然碰上了巨岩,他缓不过神来,难受 那天,父亲去废品站很晚了还没回来。外面一片漆黑,心里一阵阵发毛的我跑出去沿路找。嗓子喊破了,像一面破锣,震得自己心里脑里嗡嗡的,却并没传出多大响声。夜里的村野风吹草惊, 自己的脚步声和喊声总会引来一片陌生的声音。我毛骨悚然。最终在一个大水湾边看到父亲的车 子,没有人。我立刻就大哭起来,感觉整个人都化成了水在不断地往外流,直到整个人都空了。 猛然听到一阵急促水声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哭声被硬生生截断在喉咙里。我望着声音的来处, 好久才看清楚有一个人从水里走过来,越来越近,像从水里长出来的一样,水被擦出一片哗哗声, 有沉重的呼吸声,近了,又近了——是父亲,是父亲! 父亲跑过来喘着气抱住我,急急地问:“我得活着跟你做伴,对不对?” 我使劲地点头,呜咽不已。父亲立刻笑了,像发现了真理似地说:“怎么样我也不能死,我得活 着跟你做伴。”说完就不理不顾地牵着我回家了。 一路上他莫名的兴奋对比着我的泪水。那一年我13 岁,父亲43。这是我生命中最铭心刻骨的一 段回忆。 父亲最终也没有去把那架车子捡回来。他不再去镇上了,就在四周围转,谁家田里有草就帮忙拔, 有什么活就帮忙干。只是每天都乐呵呵的。再后来,父亲跟着村里的一个民工小组去赶零工。他 只扔砖头,从房底扔到房上,要恰恰扔到瓦匠手上,要快,要一时不停。他的胳膊红肿了起来, 每天回来我就用热毛巾给他敷,但不很管用,后来学习家务一忙起来,也便放弃了。有时候夜里 醒来听到父亲睡梦中沉沉的呻吟,心就一抖一抖地疼,泪流了一脸也不敢哭出声来。父亲很卖力 气,对工钱也没有概念,给多少是多少,好在别人不太忍心欺他。 生活再一次进入正轨,我可以不用踩小凳子炒菜了,干活也利落了许多,不再需要父亲烧火了。 他便转移了目标,每天我写作业的时候就抚一抚我的英汉大词典,咕哝几句“小闺女不简单,能 看这么大的外国书”,脸上是羡慕和骄傲。我对他笑一笑,他就很欢喜地走了。父亲显然对自己 过的日子心满意足,眉眼间都活络了许多。 高中我没住校,仍然延续着这种生活,但是日子一天天逼近高考,我开始发慌。 我试探着问他:“我要到很远的地方念书了,你怎么办呢?” “有多远?是不是有毛主席那么远?”他瞪大眼睛,脸上有我看不出来的表情。我局促地点了下头。 他竟然很高兴:“闺女能到毛主席那里去了,不简单,我,我在家里等你回来。”表情甚是雀跃。 我不想把话题往深里引了,怕他难受,说:“你要干活呢。”他说:“好,干活。” 就这样我半头半尾、模糊不清地完成了离别的可能,却没有想到在上路之前的晚上,父亲变了卦, 死活要送我去上学。他说,太远了就走丢了,说得切切真情,我没有办法说不,就这样拖拖拉拉 10 出了门。 半天的汽车,一天一夜的火车。父亲一直兴奋着,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人、这么大的车。下车 之后更不得了,他被那么高的楼晃得头晕,自始至终只说一句话,“神仙一样的咧?” 我始终小心谨慎地买票、转车、照看行李包裹、照看父亲,心里竟有种不可思议的平静,感觉竟 像我在送父亲上学。 到了学校天就黑了下来,招待所父亲不住,说,他在哪里都睡得着,可不能过神仙一样的生活呢。 宿舍要关大门了,我被父亲塞进去。一夜无眠,一大早就在门里等着开门,而父亲,等在门外。 拉开门的一刹,我看到他满身的泥灰,脸上也黑漆漆的,正朝门里紧张地张望,生怕我进了那扇 门他就再也见不到了似的。我赶紧迎出去,问他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 他说,没什么事呀,就是夜里冷了,看不见东西就随手扯了块布裹在身上。天哪,那一定是前面 楼施工扔下的水泥袋子,上面是没倒干净的灰粉。已经是9 月的天气了,一定冷得难当。我看着 一脸是笑的父亲,深吸了一口气,仍是说不出话来。 学校招生处还没有上班。我揣着户口本在偌大的校园里转,满是四处无依、漂泊不定的感觉,心 里很不踏实。但想到毕竟以后4 年都要在这里生活了,总有点殷殷的期望。而父亲没有,一切对 他来说是那么生疏,而生疏使他更显局促。在三四千里以外的异地,他听不懂别人说话,别人也 听不懂他。他打心底里恐慌,一着急,就脱口而出:“我回家吧,我想回去了。” 我拗不过他,只好送他去车站。这一年我19 岁,带着年轻的梦想和莫名的迷惘进入了城市;父 亲49,在城市的一角作惊鸿一瞥,然后带着满心的喜悦,穿着又脏又破的衣服离开了。“转身成 背影了,话,怎么说呢?”无语凝咽。 这是我跟父亲惟一的一次离别,一别至今。 为了赚取自己的学费,我每个假期都不得不留在这座城市打工。转眼,便是4 年了。父亲在家望 眼欲穿。我只在过节的时候把电话打到邻居家去,父亲跑来接,每次接的时候都是喜悦的,却不 知道说什么好,就絮絮叨叨说谁家又给了他什么吃,谁家又盖房子他去帮工。我在这一头捂住话 筒抽泣,然后调整声音要求他晚上给自己做点好吃的。他会答应了回去做,很认真。我羡慕父亲 可以用如此简单的方式表达他的珍惜,而我总是忍不住汹涌又愚笨地欲盖弥彰。 今天,父亲的小闺女长大了,她已经学会穿着职业装在城市的人流中匆忙行走。一个月后,领到 第一笔工资的我,就可以回家看父亲了。 我们曾约定过,要一辈子陪伴的。

Copyright ©2015-2020 内部人员揭秘ag放水时间-官网在线 版权所有 内部人员揭秘ag放水时间保留一切权力!
电话:0757-85682777 邮箱:98265762qq.com
地址:汕头市南海区松岗石泉铁坑工区22号